【快3彩票】科创板鸣锣:一杯敬胆大 一杯敬胆小

  • 时间:
  • 浏览:0

7月22日,科创板正式鸣锣。回望去年11月5日,撒下科创板的种子,经过近2100天的浇灌、呵护,终于修成性性成熟是什么是什么期期的句子 期,令中国资本市场进入“科技导向”的崭新时代。

首批25只股票集合竞价阶段就集体上涨,十余只个股涨幅翻倍,开盘价更是炫彩夺目,开盘平均涨幅高达为141%。其中安集科技为翘楚,发行价为39.19元、开盘价为152元,最高达到243.20元,开盘48分钟换手率超过100%,最终以涨幅100.15 %称霸科创板。

科创板沸腾了,投资者呈现千姿百态,有欢呼雀跃的,都不 顿首垂足的,有血脉偾张的,都不 理智冷静的,当然更多的是跃跃欲试的。试问,谁愿错过这场资本盛宴。

上天眷恋 中签新股

薛依,中签100股中国通号,这是科创板首家市值突破100亿元的上市公司。

其被幸运之神眷恋,也被命运之神磨炼。

很小的以前 ,一次与小伙伴们玩耍无意中受伤,呈现伤口出血不止的症状,面色大变的父母带他去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确诊为血友病。

这是这人生活基因遗传性疾病,意味血液中缺乏这人生活凝血因子意味凝血功能异常,但会 须要定期补充缺乏的凝血因子,就如同常见的糖尿病一样须要定期补胰岛素。

随着年龄渐长、父母日益憔悴,薛依明白了该病无法彻底摆脱,一度怀疑人生,命运是多么的不公,但他都不 另另2个容易屈服的人,放慢就坚定了意志:“我还那么年轻,那么意味就随随便便倒下。”

 

发奋读书,是儿时薛依安抚父母的唯一途径。

成年后,薛依在A股资本市场找到了共鸣:投资越不易,越须要坚韧不饶。

1996年,一次卧床休养,薛依经亲戚亲戚有人介绍开了A股账户:“当初投的太多,也就一两千元,本意只为打法无聊的时间。”

那时A股行情骄阳似火:“乱买乱发财”,尝到甜头的薛依稍微加大投资,然而好景不长,亚洲金融危机到来,股市一泻千里。

薛依也蒙受了损失,然而与疾病博弈养成不服输的他,都不 另另2个轻言放弃的人,此后一个劲 在A股拼杀,不断跌倒、不断爬起。

资本市场有句名言: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48元买了中石油,薛依恰好也买在山巅之上,然而与那此装死的投资者不一样,其一个劲 在努力降低成本,如今亏损比例仅有32%多了,看得到解套的曙光。

 

“我不认命,不接受所谓命运的安排。”薛依告诉记者:“让我 的会拼尽全力去争取,总有一天会成功。”

血友病未打到薛依,中石油亦只能。

或许这份坚毅感动了上天,薛依成功申购到中国通号,轨道交通控制领域集科研设计、设备制造、系统集成、工程安装、技术服务于一体的硬核央企企。

 

意味都不 半导体公司,薛依对其预期并非高:“开盘没多久就卖了,那么卖到最高点,但还是翻了一倍,也心满意足了。”

“投资者缺乏科创板中签新股卖出的经验,什么都今日开盘成交量较大,错过了后续的赚钱意味,以前 中签新股卖出或许无需那么踊跃了。”一名私募人士称。

自古富贵险中求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

都不 人人都不 薛依原先的好运气,多数人都无缘中签新股,记者在一家星巴克与重庆职业投资者陈一谷碰头,后者苦笑着读懂手机,展示申购科创板详细失败的页面。

陈一谷父亲是股民,从小耳濡目染对资本市场有点儿感兴趣,1002年上大学后将辛辛酸楚积攒的3万3千元详细投入股市,只能5元重仓昆明制药(现更名为昆药集团),一路上涨超过20元,然而贪婪作祟再去掉 缺乏经验,以前 股价一路下跌,最终又跌到成本价。

陈一谷坐了一趟“股价电梯”,也开启了人生漫长的投资之路。

从3万3千元到1万7千元,再到如今接近1100万元,陈一谷收获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独到的眼光:“科创板遍地是黄金。”

 

科创板鸣锣以前 ,质疑之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人担忧首日会无需出先股票破发,但陈一谷不那么看:“嘴上说着并非,却人人都想要上一口,这无需是‘唐僧肉’嘛。”

于是,25家公司的资料都那么看全,陈一谷就一键详细申购,可惜一只新股也那么中,不过也未气馁,接下来还有交易意味。

在陈一谷记忆中,创业板首批28家公司的股票首日详细上涨,无一破发,第3个交易日出先了多数公司股价出先了下跌,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后,展开第二轮行情。

抿了一口卡布奇诺,陈一谷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历史无需简单重复,但往往会惊人的累似 。”

科创板前3个交易日那么涨跌幅限制,容易暴涨暴跌,于是陈一谷以152元买了100股安集科技,准备明天就卖出。

怎么选用 市盈率最高的安集科技,陈一谷微微一笑:“看市盈率的那是专家,看赚钱意味才是炒股的。”

一名资深金融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市盈率越高,代表短期之内资本对公司的追捧度越高,股价溢出效应也更强,当然风险也随之放大,赚这人钱须要的是魄力。

静待最佳时机

刘涂是亲戚亲戚有人眼中的“人生赢家”。

在西安经营着一家精密仪器加工厂,一年营业额有五六百万元;在西安、上海有3套高层住宅,在西安、成都不 2套洋房;座驾为2017款奥迪A6L 100 TFSI quattro 豪华型……

 

然而,刘涂都不 烦恼,股票投资不太顺利。

2015年6月初,股灾前夕,资本市场除了徐翔等极少数资本大鳄急流勇退外,其余人都指在亢奋中。

刘涂所在的奥迪车友微信群一片其乐融融,聊车那么少,聊股票太多,群里有大佬在A股喜提四五千万元,都不 新手买错股票稀里糊涂就小赚一二十万。

这钱也太好赚了吧,刘涂逐渐抵不住诱惑,却想要下场没几天,股灾降临。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刘涂陆陆续续投入一百多万元,亏损惨重:“具体数字不说了,说了都不 泪,现在都那么勇气打开账户看看。”

为了科创板打新,刘涂于今年初以女孩子的名义又开设了另另2个股票账户,却想要厄运连连,又亏了5万多:“新股未中到,本钱却亏了。”

 

亲戚亲戚有人常常戏虐:“你又不差这点钱,多大的事。”

但刘涂在意,指望从科创板捞回来。

刘涂告诉记者,身边不少亲戚亲戚有人第一时间参与科创板交易,但第一天另一方那么交易:“先看看,等有选用 性较大的赚钱意味再买本来迟。”

那此是选用 性较大的赚钱意味呢,刘涂也说不清楚,但其相信科创板不会孵化出几家科技巨头,意味一个劲 有的。

现在,薛依、陈一谷与刘涂的科创板第一天旅途已刚结束,亲戚亲戚有人憧憬着、揣摩着科创板的后续乐章。

有许多是明确的,科创板生机勃勃,孕育着中国科技的未来希望,也含高着投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