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病史要隐私权还是要知情权?网友吵翻了

  • 时间:
  • 浏览:1

  “我你会她(他)成为我的妻子(丈夫),无论富裕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无需 将人们人们人们 分开。”

  这句常老要总出 在影视剧中的爱情誓词,常令人动心不已。然而,当婚后发现另一半罹患重大疾病,且婚前有意向你隐瞒时,这段爱情你不是不是维持下去?

新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 图文无关 兰自涛 摄

  隐瞒婚前重大病史?

  爱情收回!

  婚前病史不是应该告知配偶?结婚后发现另一半隐瞒病史,这段爱情不是都无需 申请收回?

  21日,备受关注的民法典爱情家庭编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其中规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都无需 向爱情登记机关肯能人民法院请求收回该爱情。

  换言之,若伴侣有意隐瞒婚前重大病史,则配偶有权终止夫妻关系。

  实际上,自1503年新修订的爱情登记条例施行后,强制婚检制度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在不少日本女老外看来,配偶不是如实告知婚前患重大疾病的情況,是影响爱情稳定和下一代健康的重要因素。

微博日本女老外留言截图

  对于告知配偶另一方重大病史的规定,不少日本女老外表示支持,并提到做婚前检查的必要性,甚至分享出另一方在结婚前主动了解配偶家族病史的情況。在支持者看来,了解对方的身体情況和家族遗传病史,是提升爱情质量和保护下一代健康的关键。

  当然,五种规定也引来日本女老外的争议,有日本女老外疑惑:“难道生过病就那末 了结婚权?强制说出患病经历,患者隐私权又该怎么能否保障?”

微博日本女老外留言截图

  了解配偶病史

  日本女老外:这是我的知情权!

  去年3月,28岁的成都姑娘何穗,和相恋8个月的丈夫走进了爱情殿堂。恋爱时期,何穗对五种另一半很满意:“比我大2岁,挺会照顾人,平时也很文静。”

  但何穗不知道,另一方的枕边人着实老要全部不是较为严重的抑郁症,并须要靠药物维持。

  “我之前 只着实老公沉默易悲观,之前 结婚了才知道他有抑郁症。”发觉丈夫的抑郁症,源于何穗偶然在丈夫工作单位的抽屉里发现了氟西汀药片(并不是抗抑郁药物)。之前 几经询问,丈夫才承认另一方已罹患近2年的抑郁症。

  在得知丈夫罹患精神疾病后,何穗变得紧张起来。她不知道另一半的疾病不是属于家族遗传,未来五种病会无需变得更加严重?在丈夫坚持吃药的情況下,备孕不是会受到影响?

  在何穗心里,丈夫的刻意隐瞒更像是对这段关系的不忠。自从得知丈夫的病情,何穗的爱情生活也笼上了阴影:“他那末 沉默寡言,有时不是自残。”

民政局爱情登记处大厅挤满前来领证的情侣 图文无关翟羽佳摄

  很长一段时间,何穗回到家就会变得小心翼翼,家里催着生孩子的压力,也只有她独自承担,肯能她从不知道,五种病会无需遗传。

  “难道结婚前,我那末 权利知道另一方另一半的病史吗?”何穗为另一方感到不公平。对此,有着多年爱情类案件代理经验的,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表示:“配偶对另一半的身体情況,的确享有知情权。同去,爱情中隐瞒重大疾病,侵犯的什么都有有仅仅是知情权,甚至肯能是生命权。”

  在付建看来,爱情关系与一点法律关系不同,其肩头牵扯到夫妻双方未来同去的生活,以及生儿育女的间题。什么都有有,付建认为,民法典该项草案内容,是在要求一方具有“坦白义务”,即须要履行重大疾病告知义务。

恋人在民政局登记结婚 资料图 图文无关 刘玉桃 摄

  透露婚前病史

  我的另一方隐私缘何办?

  那先 病须要如实告知?病到那先 程度才须要清楚交代?对患病者而言,要求说出婚前病史确保对方知情权的条件下,又不是侵犯了患者的另一方隐私?

  对此,付建认为,对于罹患重大疾病配偶而言,隐私权从只有成为其隐瞒病情的借口。

  他解释称,隐私权的保护,是以不触犯他人权利和社会公共利益为前提。但当隐私权与他人权利乃至社会利益处在冲突时,另一方权利则须要让处在社会利益,隐私权的保护也要让处在公共利益的保护。

  “另一方隐私权只有滥用,什么都有有能扩大解释,当它直接威胁到他人的利益和中命健康时,隐私权就会受限。”付建表示,坦白重大病史是尊重配偶的知情权和中命权的体现。

  “此前,法律法规未明确对重大疾病告知义务予以确认,而这项草案则使得双方另一方的爱情选者 权,知情权更加有了保障。”在付建看来,该项草案的提出,在当隐私权与知情权处在对立时,全部不是了另三个 孰轻孰重的标准。

  数对新人在婚礼现场按手印 图文无关 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那末 ,那先 疾病属于配偶应该坦白的范围?付建解释称,草案中提到的重大疾病范围,可参考《爱情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医学上认为不应该结婚的疾病”。

  “目前医学上认为不应该结婚的疾病,主要指一点指定的传染病,如传染病法规定的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等。”付建补充。

  此外,他解释,诸如罹患重症精神病、或处在发病期间的法定传染病,包括未经治愈的梅毒、淋病、艾滋病、开放性肺结核、麻风病等,若婚前患有以上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爱情无效。

  除了隐瞒遗传病或传播性疾病,付建提出,全部不是不少人曾遭遇恶意隐瞒病情结婚后,配偶在短时间内因病去世,另一半却什么都有有背上了巨额债务。

  陷入此种情況,债务不是还需另一半承担?对此,付建表示,还需从两方面看待五种间题。

  “首好难看此债务不是属夫妻同去财产。”付建解释,若债务被认定为夫妻同去债务,那末 配偶全部不是义务偿还。此外,还需考虑去世一方不是遗留财产,继承人应在继承财产的价值范围内清偿被继承人生前的债务。

  付建补充,看病债务虽属于同去债务,但一方对另一方隐瞒病情,未尽到诚实守信,坦白告知的义务。那末 去世留下的债务,根据公平选者 ,不应认定为夫妻同去债务,让另外一方承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何穗为化名)